[组图]2024年春节档:冰与火两重天

日期:2024/2/27    来源:北京日报
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原标题:[组图]2024年春节档:冰与火两重天

  

 曾念群

  2024年的春节档创下两个纪录:一是春节档票房超80亿,刷新历史之最,二是贾玲为《热辣滚烫》暴瘦百斤,春节档8天狂揽27亿票房领跑。

  《热辣滚烫》剧照

  女导演豁得出去

  这并非贾玲第一次问鼎。早在2019年,贾玲处女作《你好,李焕英》虽在春节七天被《唐人街探案3》压制,然黑马翻盘逆袭,终以54亿的业绩跻身影史前三。如今复盘《你好,李焕英》,难免实力与票房不匹、小品感过甚的诟病。不可否认,《你好,李焕英》乃贾玲多年小品经验的集结号,然个中天人永隔的母女情才是制胜关键,就情感的落地一招,让《你好,李焕英》与近年流行的闹剧式喜剧拉开分水岭。

  《热辣滚烫》作为贾玲二年级作品,前期宣传主打暴瘦,很容易陷入“减肥电影”的诟病,所幸没有。故事改编自日本电影《百元之恋》,原作讲述一个颓废的普通人经过努力后依旧普通的故事。贾玲不仅用体重和喜剧两大增量加码,故事的落幅和表达上也化为己用。

  原作导演武正晴极尽所能地捕捉一子臃肿的腰肢,无奈主演安藤樱比起贾玲就是一道闪电。贾玲并未简单地把原作轻量级的角色改成重量级,而是让自己与片中人物一道瘦身百斤,这不仅仅是一个生理极限的挑战,更是某种奉献与牺牲。

  贾玲对喜剧的理解,也没有故步自封于《你好,李焕英》。影片依托《百元之恋》的故事底色,做了去小品化的喜剧重塑。贾玲饰演的乐莹既不是段子手,亦非搞笑咖,而是反其道行之的严肃悲剧角色,喜剧效应多来自于配角以及细节的错位。生活并没一锤子把乐莹锤死,而是一刀一刀地割着,最后让她在绝望中触底并走向突破自我的拳台。

  改编后的人物承袭了原作的“丧”,但各有所表。同样是拳台上披头散发的败北,原作的一子牵着男友手哭丧着离开,改编后的乐莹则丢下渣男昂首离开,因为她内心赢了自己一回。我们在乐莹的身上,能看到《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影子,是一子和松子的合体。在精神层面,乐莹更像是内心觉醒的松子,而非一子的简单复制。

  当然,贾玲最狠的还是瘦身百斤。原本只是《你好,李焕英》时一句如票房超过30亿就瘦成闪电的场面话,竟被她用一部电影的方式兑现。没有科技只有狠活,这情商与行动力,娱乐圈前无古人且恐无来者。

  老导演现实回归

  春节档另一大惊喜,不是票房第二名《飞驰人生2》或第三名《熊出没:逆转时空》,而是排行老四的《第二十条》。

  《熊出没:逆转时空》无疑将刷新这一系列品牌的票房新高,但它的影史贡献主要在创作之外,仅2023年上半年,其周边就拿下28.7亿营收。《飞驰人生2》虽挽回了《四海》的口碑颓势,豆瓣评分创下韩寒作品新高,但它在春节档里除了发行给力,创作上的突破不大。

  张艺谋去年凭借《满江红》和《坚如磐石》接连拿下春节档和国庆档票王,可惜两部片子均褒贬不一,拉扯着观众对《第二十条》的期许。尤其同为现实题材的《坚如磐石》剧本地基不牢,完成度勉为其难,豆瓣评分差点跌破及格线。

  《第二十条》吸取了《坚如磐石》的教训,剧本的打磨更加圆润。三个分属“过去完成时”“现在进行时”和“将来完成时”的正当防卫案例集主人公韩明一身,“正在进行时”的王永强案是倒计时沙漏,眼看把“将来完成时”的儿子的见义勇为案推向“过去完成时”的张贵生案之维谷。三个案子互相拉扯,又相互策应,最终促成保守的韩明迈出听证会的一步。

  外装修上,《第二十条》借用了《满江红》的喜剧和群戏效应,用喜剧的盘子盛放民众关注的社会痛点。现实的内核里,一度让人物深陷进退的两难,并紧抓刑法“第二十条”的沉睡与苏醒。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第二十条》是《我不是药神》后,极具现实意义的电影作品之一。

  无独有偶,《第二十条》和《热辣滚烫》都是在悲剧的基调里寻找喜剧的外挂。不同的是,《热辣滚烫》抚摸虚拟人生里的个中苦趣,而《第二十条》给现实主义道路洒满浪漫的人文气质。

  《第二十条》给我们的启示,不仅是“正当防卫”条款的普法,更在于,我不要安于惯性的简单高效,而惧怕公平正义的繁复,更不要怯步于纠错成本,而忽视公平正义的本色。

  撤档之殇

  春节档另一大“最”,莫过于八部影片四部撤档,刷新撤档片量之最。其中不乏《我们一起摇太阳》和《红毯先生》这样的热门。

  影片临期撤档或因票房不佳撤档,已成各档期的常态,前者多因准备或信心不足,而后者往往已在博弈中被打得披头散发。2023年春节档,《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因票房不济于大年初五撤档。更著名的撤档,当属2018年暑期档大片《阿修罗》,上映三天被骂撤档。《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后得以大规模重映,而《阿修罗》撤档后消失无影踪。

  与以往低口碑的撤档作品不同,今年上映后撤档的四部影片中,《我们一起摇太阳》和《红毯先生》豆瓣评分并不低,后者6.8分,略高于宁浩上一部《疯狂的外星人》的6.4分。前者更是拿下7.9的高分。

  他们与接近8分的《热辣滚烫》《飞驰人生2》和《第二十条》一道,组成了近年春节档最强口碑集群,结果却是冰火两重天的结局。《我们一起摇太阳》票房将将过九千万线,《红毯先生》则是九千万不到。另两部撤档动画片《八戒之天蓬下界》和《天降财神猫》则是止步于三百多万和九十多万,连春节档的汤都没尝到。

  《我们一起摇太阳》是韩延“生命三部曲”的终章,此前的《滚蛋吧!肿瘤君》和《送你一朵小红花》都是口碑与票房双赢,《我们一起摇太阳》的高分低走,是档期选择不当的血泪教训,毕竟春节档都追求喜庆向上,与癌症悲情的调调无法调和。

  《红毯先生》则是发行不利的后果,从去年11月撤档到拥挤的春节,前期营销和预售一路跌跌撞撞。宁浩的烧脑黑色幽默是喜剧里的高级货,《红毯先生》拍得并不难看,且影视圈饭圈文化的彩蛋多多,它和《我们一起摇太阳》非挤春节档纯属暴殄天物。

  这一局面可见,春节档是票仓最好,但也是六亲不认的主,不管是你准备不足,气场不对,抑或是作品乏力,最后可能亏得连渣儿都不剩。所幸,《红毯先生》和《我们一起摇太阳》还有重新上映的机会。(作者为电影评论家)

(责编:WEB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商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