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象芙蕾雅和气候变化之痛

时间:2022/8/25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
分享到:

 原标题:海象芙蕾雅和气候变化之痛

     

光明日报记者 邓宇飞

  持续霸占北欧媒体头条的海象芙蕾雅和人们说再见了。挪威政府宣布,在8月14日对一直在首都奥斯陆附近海域休息的海象实施了“安乐死”。这只雌性海象今年7月来到奥斯陆,被挪威人取名“芙蕾雅”,这是北欧神话中爱情与魔法女神的名字。

  海象在奥斯陆附近出现并不常见。而在海象芙蕾雅逗留挪威这段时间里,它每天都悠闲地挪动自己600公斤的身躯,爬上停靠在峡湾内的民用船只,旁若无人地晒日光浴。尽管芙蕾雅的出现也给当地带来不少麻烦,憨态可掬的它却迅速在北欧社交媒体上走红。它的到来与离去,似乎又在提醒着人们关于气候变化给极地生物带来的伤痛。

  1.海象成为北欧“网红”

  海象是北半球特有的动物,分布在北极地区。中国不是海象的分布地,因此国人对海象的生活习性或许感到陌生,但是对海象的外观形态却大多熟知。毕竟,海象具有令所有人印象深刻的魔力——这是一种行动中透着笨拙、可爱的动物。成年海象体型巨大,通常可以长到1吨重。尽管看起来“丑萌丑萌”的,但是当重达1吨多的庞然大物向你挪动而来的时候,哪怕它表现得优哉游哉,也难免让人有点儿脊背发凉。根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数据,有超过25000只海象在加拿大、格陵兰岛、挪威和俄罗斯周围的冰冷水域安家。

  由于其习性特点,海象在填饱肚子之后至下一次饿肚子之前,会找一个地方休息,这也是为何这次出现在挪威的海象芙蕾雅总会毫无顾忌地爬上船晒太阳。海上浮冰一般是海象休息时的优先选择,对于不远万里来到奥斯陆峡湾休息的海象来说,一定是有什么无法避免的原因,让它放弃了海冰。世界自然基金会称,海象夏天往往会在冰冷的水域度过,随着气候变化、海冰流失,它们的栖息地也发生变化。

  海象芙蕾雅7月17日首次在奥斯陆海滩被发现以来,成为北欧“网红”,不少当地居民以及游客纷纷前去与其合影打卡。芙蕾雅是一只五岁的雌性海象。它2019年出现在欧洲并首次被人们注意到,它的鼻子上有可爱的粉红色斑点,海象牙上有着独特的伤痕。在三年间,它在荷兰、丹麦、英国海岸附近都曾被人们发现。2019年来到荷兰时,它还大摇大摆地爬上了荷兰皇家海军“海象级”潜艇的甲板晒太阳,一下走红网络,之后不少动物爱好者都纷纷参与到记录它旅行踪迹的活动中来。

  挪威生物学教授卢恩·艾伊长期以来一直跟踪海象,他向记者表示,近年来海象会偶尔出现在一些北欧海域的海岸上,但是它们一般很快会离开,因为它们害怕人类。但海象芙蕾雅“不怕人”。艾伊认为:“实际上,我认为芙蕾雅可能喜欢人。这就是它不离开的原因。”

  2.海象芙蕾雅的最后旅程

  来到挪威之后,海象芙蕾雅在奥斯陆的海湾中不断寻找合适的小船只,以便上船睡觉。海象一天最多可以睡20个小时,但芙蕾雅格外活跃,当地的居民经常用手机镜头记录下它与鸭子、天鹅嬉闹的画面。

  不过,也有不少当地居民担心这个600公斤重的“大家伙”会带来危险。尽管通常来说,海象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一旦它们被激怒,也有可能变得具有攻击性。探险家唐纳德·麦克米伦在1918年的传记《在白色北方的四年》中,就曾详细描述过在斯瓦尔巴斯群岛的一桩惨烈事件——一群海象冲撞了一艘航船,最终船只倾覆,船上的水手也都不幸遇难。2019年,一头海象也曾险些掀翻一艘俄罗斯的小型科考船。

  挪威当地渔业局发布的一张照片中,很多围观的游客都站在海象芙蕾雅“触手可及”的距离内。据挪威媒体当地报道,芙蕾雅在爬船休息时损坏了不少船只,还曾将一个附近的男孩打落水中。挪威渔业局在接到海象芙蕾雅到来的报告后,一直在提醒相关人员和船只注意安全,并密切跟踪它的动向。

  8月14日,当地政府宣布出于多方面考虑,最终对海象芙蕾雅实施了“安乐死”。挪威渔业局局长弗兰克·巴克-詹森表示,这是因为海象芙蕾雅“对当地居民的安全带来持续威胁”。“通过在过去一周的观察,公众无视目前与海象保持距离的建议”。巴克-詹森说。尽管政府考虑过重新安置芙蕾雅,但是由于难度太大,最终不得不放弃。巴克-詹森称,“我们对这一决定可能引起公众反应的事实表示同情,但我坚信这是正确的决定,我们非常重视动物福利,但人类生命和安全必须放在首位。”

  这一消息引起了诸多当地居民和网友的不满,动物保护组织“蓝色星球协会”表示,无论用何种方式,杀死芙蕾雅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很多网友认为,这本可以成为挪威政府向人们展示如何保护和尊重野生动物的重要机会,但政府最终的选择却让人们非常失望。

  艾伊表示,根据他长期对海象的跟踪研究,芙蕾雅迟早会离开奥斯陆峡湾,所以当地政府选择对海象芙蕾雅实施安乐死完全没有必要,“这太可惜了!”。艾伊向记者说,他关注过2021年曾发生在中国的亚洲象一家从云南迁徙的故事。他原以为,这本可以成为欧洲人如何与海象芙蕾雅相处的参考。

  更多网友则愤慨地表示,海象芙蕾雅明明是个“气候难民”,是人类摧毁了它的冰川家园,逼它来到挪威寻找栖息之所。如今,政府却因为它弄坏了几艘船、离游客太近而决定杀死它。很多人觉得,人类对气候的破坏是芙蕾雅最初被困在波罗的海的重要原因。“芙蕾雅,这个世界不配拥有你。”

  3.气候变化下的海象悲剧

  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由于受到不受限制的捕杀,海象中的太平洋海象亚种的数量也一度下降到仅剩5万至10万头。如今,在北欧、北美的分布地,海象其实得到了不错的保护。除了因纽特人、尤皮克人等当地土著可进行少量传统的海象猎杀活动,其他猎杀海象、贩卖海象制品的行为都是违法的。

  曾经惨遭人类无情捕杀的海象好不容易迎来了片刻安宁,目前却似乎面临着其他方面的威胁。近年来,由于气候变化的原因,海象栖息地的环境不断变化。

  根据生物学家推测,海象芙蕾雅应该来自北冰洋的挪威群岛斯瓦尔巴群岛的某处,该群岛大约位于挪威北部海岸和北极之间。海象芙蕾雅的栖息地原本应该是一个寒冷的环境,其中约60%被冰川覆盖,这些岛屿拥有众多山脉和峡湾。该地区当地居民大约有3000人,而在此生活的海象则大约有2000只。

  气候变化的影响在斯瓦尔巴群岛尤为明显。从1970年到2020年,那里的平均气温上升了4摄氏度,冬季则上升了7摄氏度。一些专家认为,海冰融化影响了海象对栖息地的选择。一方面,大部分海象们“无冰可去”,只好一起挤到海岸上去。另一方面,环境的变化带来了海洋生物族群改变,这使得海象的食物来源面临更多不确定性。来到原本不熟悉的海岸环境上,海象群中踩踏、坠落悬崖的惨剧时常发生。

  2019年流媒体视频网站网飞发布了纪录片《我们的星球》,片中就记录下了一个令人悲伤的画面——海象集体从悬崖坠落而亡。纪录片拍摄于目前地球上最大的海象聚集地俄罗斯的东北海岸,通过镜头捕捉到了十万头海象密密麻麻聚集在海滩的情景。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海冰减少,冰面退却到更为北边的地方,海象们不得不栖息在这片距离它们捕食区最近的海滩。

  纪录片中的一幕让很多观众都感到揪心。一些设法在密集区外找到更多活动空间的海象,不惜爬上了一个80米高的陡峭悬崖,试图在上面寻找足够的休息空间。但由于海象出水之后的视力很差,只能感知到悬崖下面有同类的声音,而看不清他们所处的地形。于是在它们饥饿地想要回到海上开始捕食的时候,海象们本能地向下挪动,却接二连三地从悬崖直接跳下而亡。悬崖下的海滩上遍布着已经变色的海象尸体,密密麻麻,那画面让观众痛心。“它们都在气候变化的前沿,正在承受由此带来的后果。”

  “这一场景是气候变化造成的结果”,《我们的星球》制片人兰菲尔表示,“这太令人心碎了”。

  4.海象何以为家

  在夏季的美国阿拉斯加州西北部海岸,数千只海象由于海中冰面融化,在海上无处歇脚,也常常聚集到了海岸上。从2007年夏季开始,因北冰洋的海冰融化,海象便在9月就会开始大量迁徙到附近陆地的海岸。而近年来阿拉斯加当地记录到的海象上岸时间越来越提前,一些专家认为这显示海冰融化速度正在加快。

  尽管成千上万的海象聚集岸边的壮观景象吸引不少人都想去一睹为快,但当地政府每年都会强调,要尽可能地减少人类对这些海象的打扰,以免惊动它们,让它们在逃入海中时出现踩踏事故。此外,当地人口稀少,不足以承载涌入的游客人口。

  2015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夏季访问阿拉斯加州之际,正巧遇上海象上岸,奥巴马也借机在美国主办的“冰川会议”上发表演讲,呼吁重视气候问题,讨论气候改变对北极地区的影响。

  然而气候变暖导致北极海冰融化仍在继续。美国国家大气与海洋管理局2021年发布“北极报告卡”称,“气候变化将继续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曾经可靠冻结的地区”。该机构长期跟踪研究显示,尽管每年覆盖在北冰洋上的海冰依然随着季节变化延伸与回退,然而北冰洋上的老年冰面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大量海冰的消融,海冰的过度回退,导致近海的浮冰数量减少,海象可栖息利用的浮冰也减少了。

  美国生物多样性中心气候科学主任沙耶沃尔夫早在2008年就向美国政府提议,在海象这样的动物上岸期间,为其提供更多保护。“这些动物正承受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巨大压力”。

  也许,海象芙蕾雅正是气候变化影响下的一个无奈的“流浪者”。夏秋时节对海象来说是特殊时期,由于温度升高海冰开始融化,气候变化更加剧了这一问题。海冰数量的减少导致海象“无冰可归”,不少海象只能随着融化的海冰漂流。有专家分析,芙蕾雅可能就是伴随某一块漂流的海冰,离开北极来到欧洲。

  不知道丑萌海象芙蕾雅的故事能不能唤醒更多人。

  链接

  海象和海象牙

  海象有着它们标志性的长牙,长牙有着多种用途,让它们更适应在北极的生活。海象可以用海象牙将巨大的身体从寒冷的水中拖出,因此被人们贴上了“用牙齿行走”的标签。有时他们从冰面下行动,会用海象牙凿出呼吸孔。雄性和雌性海象都有海象牙,有的可以生长到大约三英尺。事实上,海象牙是一种大型犬齿,会在海象的一生中持续生长,很多雄性海象的海象牙能生长至1米。雄性海象也会积极地使用它们的海象牙来维护领地,并在交配季节保护它们的雌性配偶。

  海象的其他生物特征也同样有用。为了在黑暗的海底附近发现贝类等食物,海象使用它们极其敏感的胡须作为“探测装置”。它们油脂丰富的身体使它们能更好地保证自身的热量,在北极地区舒适地生活,通过减慢心跳以承受周围水域的极地温度。

  海象是社会性很高的动物,往往集成数量很大的群生活。在交配季节之外,雄性海象与雌性海象分别集成不同的群生活。在野外海象的平均寿命是30-40岁。目前,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易危”。

  女神芙蕾雅

  茅盾先生在其1930年所著的《北欧神话ABC》一书中介绍道,“芙蕾雅(Freya),北欧神话中的美与爱之神,可这并不专指着女性的美和儿女情长的爱情。另一说,她也有极纯正的阳刚的性格,领导着女武神瓦尔基里们到战场上挑选战死的勇士,一半的勇士归她带去,安置在瑟斯瑞尼尔大宫。”

  在北欧神话长诗《埃达》中,芙蕾雅被描绘为上半身是战士的装束,着金铠、戴盔,手执盾与矛,下半身则是北欧女子的装束。而在挪威神话故事中,芙蕾雅是最重要和最著名的一位神明,她的坐骑是一只有着金色鬃毛的野猪。

  (邓宇飞整理)

(责编:WEB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