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用心没有干不好的事——记金川集团铜业公司贵金属冶炼分厂提纯班班长潘从明

时间:2021/8/7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分享到:

 原标题:只要用心没有干不好的事——记金川集团铜业公司贵金属冶炼分厂提纯班班长潘从明

     

  潘从明在进行铂族金属提取工艺优化实验。  (资料照片)

  “只要用心就没有干不好的事情,没干好就是没用心。”这是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铜业公司贵金属冶炼分厂提纯班班长潘从明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他从事贵金属冶炼工作20多年的行动遵循。

  潘从明出生在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农村,家境贫寒,1996年技校毕业后,进入金川公司贵金属分厂工作。

  “我很幸运自己赶上了好时代,让我的人生更加精彩。”48岁的潘从明说。25年来,潘从明在平凡的岗位上,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坚持,自学取得专科、本科学历,实现了从学徒到普通工人、高级技师、国家级技能大师再到全国劳动模范的蜕变。

  我国贵金属储量在全球储量中占比很低,如果没有一套世界领先的提纯技术,冶炼后的电解镍渣、阳极泥等,只能作为工业废料被抛弃。“我通过颜色判断出废液中什么物质含量高,并找到最快最简洁的技术分离回收废渣。”潘从明说,颜色判断法的关键不是颜色本身,而是找到相应的提取技术。

  铂钯铑铱等贵金属是精密电子、航空发动机、燃料电池、光纤制造等国家高科技产业的关键基础材料。正是因为用心,潘从明攻克了镍阳极泥中金铂钯清洁工艺、铂钯铑铱高效分离技术、贵金属废气净化与回收三大技术难题,改变了我国贵金属冶炼长期依赖国外技术的局面。

  贵金属冶炼过程中涉及几百个化学方程式,其中无法在课本中找到的就有近百个,潘从明一直围绕这几百个化学方程式反复思索、不断推敲,以提高回收率、降低成本、简化操作为出发点,模拟实践过无数种精炼工艺,优化,再优化,不断推出多种新工艺、新设施。贵金属产品对于现场环境和作业清洁度的要求,不亚于食品、药品行业标准。从废渣变成液体又从液体变成贵金属,每一种贵金属提取都要经过20多道工序,有200多个技术控制指标。一粒沙尘、一颗铁屑等都足以导致一批价值千万元的产品无法达到99.99%的极致标准而被迫返工。

  2009年是潘从明参加工作的第13年,也是他开创有色冶金技术革命的发力年。在此后的几年里,他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和正备战高考的女儿,将患肺癌晚期的父亲、身患乳腺癌的母亲全权托付给了妻子,没有周末、节假日,吃住在实验室是常事儿。

  镍阳极泥是提取金铂钯的主要原料之一,但镍阳极泥中铂钯铑铱绿色高效提取一直是世界性难题,国内技术尤其落后。潘从明凭着一股子韧劲,经过上千次试验后,镍阳极泥中铂钯铑铱绿色高效提取技术试验成功,于2013年完成该技术并实现投产,解决了沿用多年的传统处理工艺对复杂贵金属原料适应性差等难题。

  “失败的次数多了比一下子成功更有成就感。”潘从明说,失败了就会找原因,找原因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积累的知识会越来越多,对试验有更多帮助。

  “独木难成林,关起门来搞创新走不远。”潘从明说,单凭一个人的力量,谁也无法托举起中国贵金属精炼的明天。潘从明在搞科研的同时,利用业余时间编写培训教材,主动承担了技艺传承工作,他充分发挥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平台优势,将自己绝技、绝活的精髓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同事和徒弟们,并结合自己积累的经验编纂出30余万字的资料和金属精炼工培训教材。

  作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领头人,潘从明先后为行业培养贵金属冶炼人才165名,其中有16名硕士在该工作室成长为贵金属冶炼高级人才。

  近年来,潘从明先后承担了国家和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9项,金川集团重点科研项目16项,完成各类创新项目205项,拥有国家授权专利30项。他改变了我国贵金属冶炼长期依赖国外的局面,为我国有色冶金技术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琛奇 赵 梅)

(责编:WEBADMIN)